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902章 完美的翻译器

第902章 完美的翻译器

        下午四点半,手术室的门打开。

        走廊上,坐在长椅上等的安室透连同一旁的非赤和非墨齐刷刷转头。

        “……注意切口的方向,切口小一点,也能够让它们之后恢复得好一点。”

        中年医生早川走出来的时候,还跟池非迟说着话。

        池非迟想了想,“我让它多缝了两针。”

        早川失笑拍了拍池非迟的肩膀,“其实已经很不错了,这是经验问题,不用多想。”

        安室透:“……”

        (一_一)

        顾问好像挺平静的,还能琢磨自己的手术水平,看起来不太需要他陪伴的样子。

        等早川去休息,其他人把无名送进术后监护室。

        安室透这才带着非赤和非墨上前,“顾问,情况怎么样?”

        池非迟发现安室透过来也不错,至少有个人帮他看着非赤和非墨,省心的同时也有些慰籍,并决定以后用枪指着安室透的时候温柔一点,“肿瘤切除顺利,我切开肿瘤看过,内部平滑,大概率是良性的,具体的情况等肿瘤检验结果,三天之内就能有明确的答案。”

        安室透听着池非迟例行公事一样的阐述,总觉得自己才是那个面对医生的家属,很快又忽略掉那种古怪感觉,笑道,“那就好。”

        两人没有在走廊上久留,又进了术后观察室。

        无名还没从麻醉中醒过来,穿着手术服,被放在小毯子上,身体发僵,一动不动,眼睛也大大地瞪着,就像尸体一样。

        猫在麻醉后不闭眼睛,且不能正常分泌泪水滋润眼球,需要池非迟每隔十分钟左右帮无名点一次眼药水,防止眼角膜干涩。

        非墨没有靠近,带着非赤远远在一旁的桌上看着,突然叹道,“喵喵喵……”

        意思:主人,无名这样子就跟死了一样。

        安室透愣了一下,猛然转头看非墨。

        刚才是不是非墨在‘喵喵’叫?

        “非墨学会了猫叫。”池非迟看了看非墨,伸手探了一下无名的体温,给无名盖了小毯子。

        安室透忍俊不禁,对非墨道,“很有才华嘛!”

        非墨没接茬,陷入了沉思。

        最近喵得有点多,它差点就没从外语转回来,有点失误。

        至于‘才华’这个问题,有一个能够说很多种语言的非离在那里摆着,它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才华。

        它连蛇语都学不会。

        非赤发现非墨偷偷瞥自己,脑海里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

        晚上八点,池非迟和安室透在医院里蹭了便当当晚饭,就在医院门口分别。

        今天接触这么久已经够了,没有长期接触的理由,就该各回各家。

        池非迟第一次带无名回家,先是把待在猫包里的无名送上去,又下楼拿出租车上大包小包的猫用品。

        等他回到家的时候,家里一片火热。

        一台笔记本电脑被摆到了地板上,非赤、非墨和小美用绳子拉着他的笔记本电脑,缓缓往地板上放。

        “小心!放轻点,”非墨指挥着,还不忘喵喵安慰无名,“无名小妹妹,你再等一会儿,主人说你不能跳,我们把电脑放到地上。”

        无名还蹲在猫包里,也没再呵斥非墨不许叫她小妹妹。

        小美做同声翻译:“非墨说……”

        池非迟没有管一群宠物的闹腾,带着东西进门后,把无名的猫窝、猫砂盆之类的东西都放在地上。

        无名确实不能再剧烈运动、跳高跳低。

        “我教你打游戏!”非赤欢脱道,“有个很好玩的游戏,主人和我们都在玩……不对,主人可懒了……”

        翻译器小美:“……主人可懒了,还没满级他就不玩了,军团打架都靠我们,不过我们商量去统治新区,要是你们猫猫也加入,我们就去把所有区都占领掉。”

        池非迟:“……”

        他那不是懒,只是不像非赤这条毫无野心的废蛇一样沉迷吃喝玩乐,不过看样子,小美也能跟无名沟通。

        完美的翻译器,很省心。

        翻译器小美:“非赤说,小美,对不起,我忘了教你玩游戏、用聊天软件,你会用电脑的话,可以在家跟我聊天……没关系,我可以现在学。”

        池非迟在省心中,把无名的东西安置好,又把无名抱出窝,“猫砂和猫窝之类的东西,你应该知道,我就不说了……”

        涉及自身健康,无名还是很乖的,不跑不跳,乖乖听着。

        “禁食禁水,直到我说可以吃的时候再吃,”池非迟继续叮嘱,“觉得疼就找我,我帮你打止痛针,不要舔伤口,不要扯手术服,忍不住的时候找我,我帮你戴伊丽莎白圈。”

        “伊丽莎白圈?”无名疑惑。

        池非迟指了指放在角落的圈,“套在你脖子上的。”

        无名点头,“我能忍住,忍不住再叫你。”

        池非迟转头对小美、非墨、非赤道,“你们帮忙盯着点。”

        无名:“……”

        就这么信不过它的意志力?

        “我明天帮你打消炎针,别跟着它们闹,觉得累就睡觉。”池非迟道。

        “主人放心,交给我,”小美转头看无名,幽幽道,“我会盯着它的。”

        无名:“……”

        这个会说话又长得吓猫的小人人肯定也是只大妖。

        阳台上突然传来一声异响,随即就是金雕那‘咯咯咯’的叫声。

        “对了,主人,魔女小姐说会让亚索给你送东西……”非墨飞去用爪子开了阳台的玻璃门,出去跟金雕嘎嘎嘎沟通了一会儿,大意是让金雕尽快去森林把打架厉害的鸟都拉进队伍。

        无名:“……”

        非墨手下还有这么大的鸟类?

        那以前打群架都是让着它们吗?

        默默观察,感觉自己加入了一个神秘庞大的势力。

        池非迟刚想去阳台上看小泉红子给自己带了什么,非墨就回来了,爪子里还抓了一瓶鲜红的血液。

        “主人,魔女小姐说这是檀木加薄荷味的鹿血,已经检验过了,安全达标的血液,很稀有,让你趁新鲜赶紧尝尝。”

        池非迟来了兴趣,接过那个巴掌大的瓶子,转身去厨房,往雪克壶里装了冰杯,倒了一半拉克酒,再把血液加进去,摇晃。

        有冰块的拉克酒有灵魂,而檀木薄荷味似乎也挺适合用来调酒的,尤其是加进香料味浓郁的拉克酒里,味道大概会异常惊人。

        味道惊不惊人,池非迟还不清楚,不过把酒倒进玻璃杯之后,就觉得外观挺惊人的。

        冰块慢慢融化后的冰水,让透明的拉克酒慢慢多了一丝丝乳白色,血液融进去之后,像是一杯……华丽丽的脑浆。

        池非迟默默端着杯子出厨房,坐到沙发上尝酒。

        其实味道还不错,跟他预料中一样,檀香的气味让八角大料味少了点烟火气,薄荷和冰块又凉丝丝的,堪称神仙饮品。

        无名嗅着血腥味,偷偷瞥了池非迟一眼。

        继续默默观察,看来大妖跟它一样,不是吃素的,就是不知道吃不吃人、吃不吃猫。

        ……

        当天晚上,非墨没有离开,跟小美一起在客厅里守着无名。

        非赤在‘无名的窝’和‘主人的被窝’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这一晚,屋里所有生物和非生物都不安稳,不过折腾的不是无名,而是池非迟。

        凌晨一点左右,池非迟醒了,感觉嗓子发干,起床喝水。

        凌晨两点多,池非迟再次起床喝水,发觉嗓子干痒,拿出手机看时间,发现日期突然从昨天的8月12日,跳到了今天的11月1日,怀疑气温突变、自己着凉感冒了,自己从家庭常备医药箱里翻了感冒药吃了。

        凌晨三点,池非迟再次起床喝水。

        早上六点,池非迟睡不着了……

        被不断起夜的池非迟折腾,导致非墨、非赤、无名蔫蔫的,一早上都在打瞌睡。

        小美不用怎么休息,披头撒发地趴在桌上看池非迟用电脑。

        池非迟神色如常地翻邮件,看起来没什么不适,只不过……

        “咳咳……咳……”

        “咳……”

        无名躺在窝里,歪头观察着池非迟,不时的咳嗽声完全暴露了身体状况嘛,“大妖也会生病吗?”

        “嗯。”池非迟应了一声,计算着量体温的时间差不多了,右手从鼠标上挪开,拿出之前量着的体温计看体温。

        体温正常,没有发烧。

        这就怪了,虽然一直没有流鼻涕、鼻塞的症状,但正值夏、秋季,喉咙干疼发痒、咳嗽、经常口渴、浑身乏力,他还以为是风热感冒。

        而风热感冒应该会伴随着体温升高才对。

        池非迟起身,把体温计收进医药箱之后,用左手按了一会儿脉搏,又拿了手电筒去洗手间,对着镜子,张嘴。

        具体脉相他不懂,不过风热感冒时脉搏比正常时候快,而他的脉搏跳动速度并没有变化。

        另外,扁桃体红肿,舌苔却没有异常,有可能是呼吸体系感染发炎。

        无名一路慢吞吞跟着,看到池非迟张大嘴后露出明显比其他牙齿长了一些的两颗尖牙,若有所思地问道,“你是猫妖吗?”

        用非墨的话来说——‘我们来分析一下,他有跟我一样尖尖的两颗牙、爪子能伸缩,身手还灵活,是猫族大妖的可能性比较大。’

        “不是。”池非迟转身出洗手间,在医药箱里拿了个口罩戴上,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我去趟医院。”

        打盹的非赤和非墨精神了,齐刷刷转头看池非迟。

        池非迟去房间里拿自己的病历本,“你们不用去……咳,我只是去诊断一下,下午一点之前就能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