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下凡尘在线阅读 - 015 拜师

015 拜师

        自以为可以用师徒关系,束缚石仲魁的于洪高。

        接下来不仅对他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还不厌其烦的告诉他,应天府也就是京师下面的知府,在文章上面的喜好。

        而且大概是真高兴了,让管家去书房,把自己当年读书考秀才、举人时,师长传授和他自己做的批注都拿了出来。

        石仲魁大喜,同时心里也确定了自己这位恩师,想要更多的扇子。

        但于洪高这种做法,却让石仲魁恨不起来。

        反而在心里要感谢他。

        虽然没有进士考试,也就会试的资料。

        但手中的十几本注解和书稿,可以说就是考题秘籍,是无数穷苦学子,心心念念而不得的宝贝。

        甚至可以用来传家。

        这情分不可谓不大。

        但石仲魁心里也清楚,钱财或者家传扇子都好说,可想要自己为了于洪高而赔上前途,绝无可能。

        参加完答谢宴,石仲魁就回了京城的家。

        三天后,把注解和书稿全部抄写完成,默默的把手稿放进空间农场里。

        闭着眼睛躺在竹制躺椅上,用思维在空间里读书。

        这办法还是他在县试时,在空间里准备了四书五经和众多资料时,无意发现的。

        当时看到考题上,脑子里虽然很快想到原文和出处,但他还是想对照原书,免得出错。

        却没想到思维一动,空间农场里的论语就自动翻开。

        这在秀才和举人的考试中,绝对等于作弊器。

        多等了几天,到了三月初,石仲魁用一袋20斤的粗面做报酬,雇了一辆马车。

        装着百斤粗面,10斤桃脯、10斤柿子干、10斤干枣.

        还有自己为了练字和加深记忆,特意再次抄了一遍的注解和书稿,连同原稿,一起带到县太爷家中。

        因为是凌晨天还没完全亮就出发。

        到了县衙时,街上基本上没什么人。

        被管家接了进去后,东西也直接收进了库里。

        原因则是石仲魁送的又不是钱,二石仲魁是实实在在的弟子。

        别说百来斤的粮食、果脯了,就是再多十倍,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当然,也不会真有人傻乎乎的送上千斤的粮食。

        吩咐管家先不急着叫醒于洪高,而管家见他这么早来送东西,也是为了避免被人看到。

        心中不由对石仲魁的好感立马上了好几个台阶。

        不过,想到只是吃食,又对他有些嫌弃起来。

        石仲魁也不在意,送果脯的目的,是为了那个从来没见过的师娘。

        空间产出的果蔬,在口感上不会比宫廷采买的零食差。

        再说,真正的礼物,是自己袖子里的2把扇子。

        既然于洪高的目的就是扇子,石仲魁当然不会一次性把扇子全送给他。

        越是表现的纠结,不舍得,却又真的送出扇子,于洪高反而会越珍惜。

        然后为了他的科举之路出谋划策,甚至亲自指点。

        作为正牌二甲进士第五名出身的前辈,于洪高脑袋里的经验,可比注解和书稿更重要。

        而且,他还留下了会试的经验没说。

        你付出,我就支付回报,简单、明了,还不用冒着吃官司的风险,抢夺他人祖传宝物。

        于洪高这种手段才叫高明,也恰到好处。

        日头升起来之后,于洪高穿戴整齐,走出卧房,就见管家等在院子外。

        没多久,用过早餐在书房里等了一会,就见石仲魁捧着一叠书册跟着管家走了进来。

        挥手让管家下去,于洪高强忍着心里的期待。

        接过自己的原稿,再看看石仲魁的手书,见字迹工整,比起县试时的字也有一些进步。

        不由抚须露出笑容道,“还不错,看起来是用心了。”

        “学生还要写过恩师,这几天边抄写边琢磨,越沉进去,就越觉得自己以往只会背书,而不知书中奥义和道理。”

        于洪高再次点头,又听石仲魁说道,“恩师手中的书稿,是学生第二遍抄录的稿子。

        这心有所得、自然就有些许进步。”

        于洪高听完一惊,仅仅是抄书,当然不难。

        但要是真如石仲魁所说的一样,是一边书写,一边沉浸文章和注解中,根本不可能快的起来。

        七天抄两遍,等于还温习了两遍,这就有些不同寻常了。

        可不等他开始考校一番,石仲魁就拜道,“学生无以为报,只能时常服侍于恩师坐前,认真聆听恩师教诲。”

        说完,就从袖子里拿出个长条布袋,“恩师,这是弟子新些的两篇时文。”

        于洪高一见布袋的外形,就知道里面是扇子。

        又听石仲魁的话,不由满意的点点头,这明摆着是送扇子,却说成时文。

        “你先坐,待我细细看来再说。”

        这一等就等了至少两炷香,也就是半个小时以上。

        于洪高这才有些意犹未尽的把扇子收起来,坐在官帽椅子上思索片刻。

        从书架上找出十几份文章,放在书桌上,盯着石仲魁看,却又不说话。

        好一会,石仲魁才听到一句话,而且瞬间明白于洪高这是在考校自己。

        也就是说,书桌上的那一叠纸,在他心里还挺重要的。

        接下来一个多时辰中,于洪高是越问,越听就越心惊。

        本以为石仲魁只是会背四书五经,县试的答题也中规中矩,选他为案首,除了扇子的原因外。

        也正是因为中规中矩,没错一丝错误,这才顺势选了案首,又不用担心被人议论。

        却没想到仅仅只是7天而已,不仅把注解全背了下来,还真的有了自己的理解。

        这怎么可能?

        而且,听说他之前诨号石呆子,这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取错的诨号,也就是说石伯谦之前可不是这样。

        “伯谦,之前我听闻你学业不深,虽然用功,却很难学进去,但现在一看,可是在藏拙?

        或者惧怕有人会针对你?”

        来了。

        石仲魁心里一紧,但他却不担心,读书有天赋大概是无论古代还是现代,即便表现的超越常人,也不会引起大部分人厌恶的显摆和天赋了。

        而且自己也可以借口家道中落,又有传家宝,才表现的平平无奇。

        但于洪高既然先如此猜测,石仲魁觉得自己就不能直接说。

        反而用个看似荒唐的理由搪塞,于洪高这种聪明人就越不会信,然后只相信自己的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