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下凡尘在线阅读 - 017 天助我也

017 天助我也

        见石仲魁听完就能记个七七八八,于洪高心里大喜,自己就是二甲第五名,也就是300人考了第八,这成绩已经相当不错了。

        要是石仲魁明年,或者四年后同样中进士,那师徒两不仅会名扬士林,成为读书人嘴中的羡慕的对象。

        在师门中的地位也会高一大截。

        石仲魁听于洪高说庞世同门下曾经一门五进士,举人堂外坐的话。

        不由让意识到,自己那个听都没听过的泰山庞世同师祖,好像确实有些牛啊。

        举人都只能在客堂外入座,不仅门生众多,在地方上的势力肯定也很大。

        可这也让石仲魁安心下来。

        原因很简单,大概是刚刚拜师,没什么感情。

        所以他只想从师门获利,而不想被师门连累。

        拜了于洪高为师,除了于洪高之外,在士林中真正能制约自己的,也就只有庞世同了。

        好师门的助力确实很大,但同样的,也得背负上师门的祸事。

        于洪高这人有才学,又知道钻营,一发现自己手里的古扇都是名家之作,就舍得下本钱。

        手段也偏向计谋和人心揣摩,而不是强逼、明抢,这种人是很适合做官。

        而庞世同培养的人才越多,那他回朝的可能性就越低。

        以庞世同的年纪,肯定是老皇帝时代的人。

        新皇帝和老皇帝相争,老皇帝不喜欢的,新皇帝表面上不说,心里说不定更喜欢。

        可封建社会毕竟以孝治国的年代,皇帝一般不会,也不敢否了亲爹的决定。

        更别说老皇帝还活着的时候。

        但人都有逆反心理,同时于洪高等师兄弟越被老皇帝一系打压,新皇帝反而会记住这些人。

        想到这,石仲魁不有嘴角一笑。

        却没看到于洪高同样笑了起来,刚才那些话,有故意的意味。

        这其实也很正常。

        初时接触,只想着要石仲魁手里的古扇,可处着处着,发现新弟子不仅精通人情世故,还是个读书种子。

        这种弟子不抓在手里培养一番,那就是傻子了。

        可惜一开始的印象不好,那就只能一边打感情牌,一边借力来吓唬、吓唬石仲魁了。

        同时,也告诉他师门的好处,提高向心力和归属感。

        现在看来结果还不错。

        当然,这是于洪高自己想的,石仲魁未来或许真会把他当成师长。

        但现在就归心,就有些胡扯了。

        不过他也明白,入朝为官想做事,没三五个死党和一群同道之人的话,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随后一个半月,石仲魁彻底成了应试机器,每天雷打不动的五篇八股文搞的他有股回到高三冲刺的感觉。

        第二天一早也必然会有于家的下人,把于洪高连夜批改过的文章送到他手里不说,还让他背了大量工部水利司的历年策论。

        等到三月中旬后,甚至专门让他背疏通河道方面的文章,于洪高自己还写了好几篇这方面的文章让他做参考。

        石仲魁心里明白,自己的便宜老师铁定猜中了府试考官的心思。

        四月初,府试连考三天之后,石仲魁心情异常愉悦的走出贡院。

        但他只来得及回家洗漱换了身衣物,就被于洪高的管家请去了大兴县衙。

        大周府试和明清时的规矩差不多,但更严厉。

        连考三场,考生居然什么东西都不能带。

        笔、墨、纸张等都由考场提供,吃的也只能果腹,发下来的被子更是一股子味道。

        而且天不遂人愿,居然连着两天都下梅雨。

        可以说,这次府试考的不仅仅是知识,更是毅力和运气。

        但凡卷子粘上一滴雨水,就可能被抄写试卷的官吏用‘留下特殊印记,有作弊收买考官嫌疑’为理由给扔了。

        而且答题纸湿了,没人会再给你新的。

        头两天,石仲魁不止一次听到考生大哭,不用猜肯定是雨水打进了监舍,三年努力一朝作废,任谁都难以接受。

        但这对石仲魁更有利,吃的喝的全由空间里的食物解决。

        他还干脆把考纸和笔墨收进空间里,用意念写字,卷子不仅干净整洁,字迹更是比亲手写出来的要好三分。

        “伯谦,快把你的行文全默写下来。”

        石仲魁在心里感叹一声,自己这个便宜老师还真是称职。

        乖乖的把三天做的文章全默写下来,于洪高只看了一炷香,就哈哈大笑起来。

        “本官就知道刘忠坤那厮,定然会出疏通河道方面的策论。”

        以石仲魁后世的眼光来看,于洪高在府试之前让自己写的那些策论,其实还有很多改进的地方。

        可仔细想想,自己又不是真的任职河道大使,或者接了疏通河道的钦差任务,没必要写些这年代官吏眼中,有些另类的办法。

        反而这种四平八稳的文章,虽然不出彩,却绝对不会出错。

        能不能再次为案首,那就看天意。

        见石仲魁看向自己,于洪高收起笑容,抚须一笑,“好了,伯谦连考三日,肯定是累了,早些回家休息几天,再来我这里安心读书。”

        石仲魁一愣,来县衙读书?

        “还楞着干嘛,快快回家,给你先父母上香告知此事。”

        石仲魁有些不解的行礼走出书房,自己便宜老师就不担心有人非议嘛。

        自己可是他取中的县试案首,再来他家读书,真的合适吗?

        随即他就明白于洪高这是保证自己府试能过了。

        府试能过,就表示自己不是浪得虚名,而且一路走的越高,就越没人会怀疑于洪高。

        反而很多人会羡慕他能在县试之后,一眼相中,收了个好弟子。

        石仲魁嘿嘿一笑,也就不把这事放在心上了。

        来老师这边读书,不仅能天天请教,还不用自己弄吃的,洗衣物等杂事。

        而且府试这一关过了,就是童生了。

        再过院试就是秀才,成绩最好的称“廪生”,有资格拿州府津贴,不至于饿死了。

        但想养家糊口,你还是得继续努力了。

        甚至像府城、京师这种地方,对于有人中了秀才的事,很多邻居都不在意,因为对他们没任何好处。

        “伯谦少爷,您要是还有桃脯和柿饼的话,可以送一些过来。”

        临上马车时,听到管家福叔喊自己少爷,石仲魁第一反应就是自己那个师母有意拉拢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