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下凡尘在线阅读 - 035 私心

035 私心

        林黛玉一愣,她还真没想过这问题,思索片刻自己都惊讶的说道,“应该有四五十万字吧!”

        一句话,又把在场的人震的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常人想背完四书五经都难以做到,这要倒背如流得多难?

        一下子就颠覆了贾府女眷们之前对石仲魁外号呆子的看法。

        迎春、探春和林黛玉甚至想着,这人大概是把全部心思都放在读书上,这才显得不动人情世故。

        可再想想那首劝人谦让的诗,又完全说不通啊。

        最后还是贾母叹息一声说道,“看来这位石公子,过去一直都在藏拙,等到拜了名师,有了依靠之后,这才一鸣惊人。”

        “没错,母亲,儿子也是如此想的。”

        贾赦说完,看了看贾母,见老太太在点头。

        这才安心的继续说道,“而且,您还不知道的是,听说石伯谦为了解决恩师的麻烦,只用了盏茶功夫就当场做下那首诗。

        如此有孝心又机敏的孩子,怎么可能是个呆子。”

        贾母一众人不由再次点头。

        贾赦一看就猜测贾母或许和自己一样,起了招婿的想法。

        一秒也不耽搁的继续说道,“可惜便宜了于洪高那厮白捡了个好徒弟。

        而且今日之后,石伯谦名传士林时,于洪高肯定也会受益匪浅。

        等到石伯谦真考中进士,甚至状元的话,就不知道又便宜了谁家。”

        这下别说贾母了,就是邢夫人、王夫人、王熙凤、李纨都听出了贾赦的意思。

        当年林如海考中探花后,贾代善就差点榜下捉女婿,女儿贾敏出嫁时,更是十里红妆,大办特办。

        而这场婚姻,也确实让贾家得到很多回报。

        毕竟帮皇帝老儿捞钱的人,必然是时时被记住的人,可惜皇帝变太上皇,林如海更是早死,贾家等于断了最大的外援。

        贾母暗自想着,是该给贾家从新找个助力了。

        吩咐林黛玉、贾宝玉和三春、王熙凤、李纨和大丫鬟们回去休息。

        贾赦和贾政本想连邢夫人、王夫人都赶走,但见贾母没开口,想了想后就算了。

        等小辈都走了,贾母看着贾琏问道,“琏儿,你和石伯谦接触过,这人的人品如何?”

        贾琏忙回答道,“老太太,孩儿这些年奉命处理外事,见过的年轻俊杰也不算少了。

        可就没一个是孩儿真心佩服的人,但石伯谦,孩儿只能说同辈中就没有比他强的人。”

        王夫人有些嫉妒的说到,“琏儿,你该不会在哄骗老太太吧?”

        可惜王夫人这次没摸准贾母的心思,就见贾母笑着挥挥手,“好了,老婆子我相信琏二不敢当着他老子的面哄骗我。”

        贾赦因为从贾琏手里拿到了一幅扇子,所以出奇的夸赞道,“琏儿这次确实用心了,交代的事不仅做的很好,还和那石伯谦一见如故。

        人家更是送了我们不少好东西。”

        邢夫人和王夫人一听有好东西,目光顿时看向贾琏。

        就见贾琏一脸笑意的指着桌子上的干果道,“老太太,这些上好的干果就是石贤弟送来的。

        而且石贤弟还毫不藏私的把朋友相送的香料都拿出来。

        昨儿我和薛蟠、冯紫英在石贤弟家喝酒烤肉谈文章时,侍候在一旁兴儿的他们,光闻闻那香料的味道,就流了一晚上的口水。

        老太太要是想看看的话,我这就吩咐人去准备。”

        贾琏这话里藏了私心,只说香料而不说配方,目的无非是不想自己制作点,赚点外快。

        说完这话,想起香料有些辣的贾琏,忙又补了一句道,“不过,石兄弟的香料虽然极好。

        可就是有一样不好的是,这种香料味道辛辣,喜欢的人极其喜欢,不喜欢的人是真受不了那种辣味。”

        贾母对此一点也不在意,她想的是为什么有人送香料给石仲魁。

        王夫人一听香料配方,心里一动吩咐贾琏道,“琏儿,明儿你去石家问问,有的话多采买些。

        免得有客人来家里做客说到这香料,家里准备不足,失了体面。”

        “太太,这可真难到侄儿了。”

        贾琏倒是听出了王夫人的目的不是所谓的体面,装作无奈表情摇摇头,“非是侄儿不肯出力,而是他们读书人一向不耻谈银钱,这问多了反而得罪人家。”

        贾母等人一听,知道贾琏说的没错。

        贾琏见贾母不说话,忙转移话题道,“而且石贤弟能有这种香料,是因为府试之后,有个祖居长安万年县的童生上门讨教学问。

        两人一见如故,石贤弟连自己读书留下的笔记和心得,都舍得让对方抄写一份。

        对方感恩之下,这才送了石贤弟这种从西域传过来的香料。”

        听说是别人送的,贾母王夫人等人顿时熄灭了小心思。

        但贾政却想着,要是贾宝玉和贾兰跟着去学,是不是也能考中秀才?

        想到这贾政站出来,对贾母说道,“母亲,你看是否让宝玉和兰儿携带重礼物,然后行弟子礼,跟着石伯谦读书?”

        贾母和王夫人眼睛一亮,而贾赦则干脆趁机也站出来说道,“老太太,人家正准备着8月份初的院试,和8月底的乡试。

        怎么可能教宝玉和兰儿读书?

        而且宝玉和石仲魁同辈,如何能行弟子礼?

        真为了两个孩子,那不如招那贾伯谦为婿。”

        贾母本来就猜中了贾赦的想法,知道他是不愿意石仲魁高宝玉一辈,进而成了迎春的叔辈。

        而且现在招石仲魁为孙女婿又有这么多好处,不免开始意动起来。

        贾琏大概是因为夏守忠上门,不用担心承担责任。

        又想着有个名声显赫的读书人当妹夫,不仅脸上有光,还可以趁机通过石仲魁,拿到西域香料的进货路子。

        既有名又有利,如此好事贾琏怎么会放弃。

        忙也站出来说道,“老太太,伯谦如此有才,功名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而伯谦今年刚好20岁,迎春妹子也已经15,过一两年刚好嫁过去。

        不过真要等伯谦贤弟连过秀才和举人,肯定会有更多的人想招伯谦为女婿。

        甚至缮国公府和伯谦的师门那边的长辈,说不定此时已经存了这心思。”

        贾母顿时意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