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下凡尘在线阅读 - 053 都是棋子

053 都是棋子

        只凭皇帝和太上皇的年龄来看,正常人都会选已经即位好几年,正统性慢慢确定的景隆帝。

        可以说只要皇帝自己不乱来,他其实就立于不败之地。

        但人就是那样,心里不安和害怕时,肯定会想着加强自己的力量,同时也不得不加强自己的力量,以防备窥视皇位的兄弟子侄。

        甚至亲爹一旦老糊涂了,鬼知道他会怎么想。

        而二帝暗中相争,朝廷能维持现在的局面,已经是难得了。

        这也难怪直到红楼后期时,书中才不止一次说过,京城内外都有不少流民存在。

        相对于贾家,景隆帝其实更加顾忌已经是京营节度使的王子腾,所以他对王家的试探肯定远比贾家多。

        “朕记得前紫薇舍人之女,已经入了名册,等着进宫待选了?”

        夏守忠忙点头应是,景隆帝想了想后才继续说道,“既然前紫薇舍人以离逝,薛家女就不适合再入宫了,明日传薛家长子进宫。”

        “陛下,奴婢对薛公之子薛蟠还算有些了解”,夏守忠忙介绍道,“薛蟠此人浪荡不堪大用,身上还背着人命官司。”

        景隆帝顿时皱眉起来,别看他皇帝当的确实不利落,但这天下是他的,当然关心吏治。

        能背着人名还逍遥自在,说没官员护着,谁信?

        好在夏守忠不敢有丝毫隐瞒,说薛蟠并没直接打死人,那冯渊是归家三日后才死,没人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还有是贾雨村出谋,判了薛蟠已死来为他脱罪。

        随后又说了薛蟠等人和石仲魁结交的事。

        得知冯紫英和石仲魁见过一次之后,就没再见过,更没书信往来,景隆帝这才放心了下来。

        而贾琏是贾赦逼着去找石仲魁,景隆帝早知道前因后果,也没放在心上。

        至于贾宝玉衔玉而生的传闻,早在太上皇时,就已经认定这不过是后院夫人争权固宠的把戏。

        加上贾宝玉愤世嫉俗,不是读书上进的料,更被祖母养在女儿堆里,哪里会被皇帝放在心上。

        “你去见见薛蟠,明白吗?”

        夏守忠忙点头,“是,陛下,奴婢这就出宫。”

        皇帝的意思很明显,有让石仲魁娶薛宝钗来试探和拉拢王子腾的意思在,夏守忠这次根本不敢上门打秋风。

        还有点羡慕薛蟠走了狗屎运,家中有个适龄的亲妹妹。

        赶在了天黑之前来到贾府。

        贾家众人一开始因为一个小太监,先快马过来通知,误以为是来找自家的。

        加上贾母、贾赦、家政、贾琏本来就因为贾政今天的见闻,而在贾母屋子里商量。

        却没想到一家人刚吩咐人摆上香案以备不需,又穿戴整齐准备好,却听是外面有人再次进来回报说,夏守忠找的是薛蟠。

        之前的小太监因为来的太急,加上薛蟠一家就住在荣国府的梨香苑,门房见太监上门也理所当然的认为就是来找自家老爷的,这才引起了误会。

        “糟了”,贾母一拍大腿,刚想开口,却见周围不仅有小厮丫鬟,就连女眷孩子们都在。

        不由闭上嘴,忙让鸳鸯扶着自己,再吩咐贾赦、贾政一同进屋。

        贾母一坐下,再把鸳鸯也赶出屋,贾政一看心里一惊,急切说道,“母亲,何事有问题?”

        贾赦此时也一脸惊异,就听贾母叹息一声道,“为娘没猜错的话,陛下这是有意让石伯谦娶薛丫头。”

        “这怎么能行”,贾赦急的差点跳脚,之前他想着把迎春嫁给石仲魁,确实起了窥视石家传家宝的心思。

        当然,这里面也有万一石仲魁高中,也能成为自己的援手的意思。

        毕竟,贾赦是实实在在的嫡亲长子,无法当家的怨念,让他方方面面都想压二房一头。

        刚才又听贾政述说着石仲魁的种种不凡,甚至自己这个迂腐的二弟话里的意思,就差直说自己都甘拜下风,恨不得日日请教的意味在。

        所以贾赦现在是真恨不得明日就把迎春嫁过去。

        “闭嘴”,贾母一脸严肃的瞪着贾赦,“你这个不孝子,给我跪下。”

        贾赦满心不愿,却也不敢真的违背亲娘的意思。

        贾母见亲儿子一脸不忿,不由叹息一声道,“哎,我这个当祖母的也是老糊涂了。”

        跪着的贾赦和站着的贾政都一愣,贾政忙也跪在地上道,“母亲,千不该,万不该都是儿子等的错,您何必说这种话。”

        贾母摇摇头,“政儿,老大和琏儿之前一直和你商量着,去缮国公府求亲的事,娘还是知道的。”

        贾政和贾赦对此也没什么意外,一次两次还可能保密,但光贾赦自己就拉着贾政去了一趟缮国公府。

        贾琏更是三天两头被贾赦逼着,去找石光珠试探一番。

        这事别说贾母了,就是丫鬟婆子和小厮们,可能也知道点内情。

        “哎”,贾母再次叹息一声,“为娘本想着那石伯谦连秀才都还不是,犯不着那么急。

        而且,老大是二丫头亲父,政儿你又是亲叔,你们俩做主我这个老婆子也不好插手,也就没急着亲自去缮国公府。

        现在看来确实是老婆子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以至于让我贾家错过了比林丫头父亲林如海还要有前途的女婿。”

        “这、、”,贾赦见贾母亲口说自己错了,心里隐隐有股畅快感,可一想到皇帝真有可能把薛宝钗指给石伯谦。

        他又像是丢了心肝宝贝一样,呼吸都不畅起来。

        而且贾赦这次并没再想着石仲魁手里的祖传扇子,而是真认为自己失去这个女婿,比失去任何宝贝的损失都要大。

        毕竟皇帝都下手了,不仅证明自己之前没看错,而且石伯谦的潜力还要提高好几个级别。

        “母亲,这到底是为何?”

        贾政此时满心都是不解,“既然陛下看中石伯谦,也没必要把薛丫头指给他啊。”

        “哼,老二,你就是个书呆子”,贾赦情绪激荡之下,思维反而明锐起来的冷哼一声,“你以为陛下真看中石伯谦?

        却不知道石伯谦在皇家眼里,就如其他人一样,都只是棋子而已。”

        贾政一愣,而贾母则双眼冒光的盯着自己这个废物了十几年的大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