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下凡尘在线阅读 - 054 古人婚嫁从来都不是两人的事

054 古人婚嫁从来都不是两人的事

        当年贾赦刚出生时,皇家可是直接把他说成是麒麟子,这里面肯定有拉拢荣国公贾代善和宁国公的意思在。

        可之后贾恩侯的称呼,也随着贾赦一点点长大而被叫开了,说贾赦是完完全全的纨绔可说不过去。

        可惜因为权力争斗,最后贾家最出息的宁国府贾敬这个进士出家当道士,对家中之事不闻不问。

        贾赦也被逼着只能躲在家中厮混,正妻又早亡,这才一点点的真废了。

        至于原因,无非是被义忠亲王老千岁,也就是废太子给连累了,甚至贾敬当年很可能就是废太子的铁杆。

        至于证据就是贾敬的孙媳妇,也就是贾蓉正妻秦可卿,极可能就是废太子的遗孤。

        但贾敬应该并没真的参与造反。

        而贾赦虽然也牵连了进去,但牵连肯定不深,否则即便看在荣宁两府先祖的功劳的份上,太上皇也不会放过他们。

        毕竟贾敬是宁国府继承人,贾赦当时也是荣国府的继承人。

        两府继承人一起参与了谋反,怎么也不可能躲过去。

        贾母看着贾赦好一会,才对贾政说道,“政儿,王子腾是京营节度使,薛丫头又是他亲外甥女,明白吗?”

        这话直接说的荣国府母子三人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上一代,甚至贾敬、贾赦这一代都因为权力争斗而吃过大亏,母子三人当然心有余悸不敢参与进去。

        毕竟投靠皇帝会得罪太上皇,一般人的想法,肯定是先维持现状,等太上皇挂了,再投靠皇帝。

        有魄力的,干脆辞官回老家金陵,来对皇帝表面态度,未来说不定就会被重用。

        可惜贾赦、贾政都算不上有魄力,有决断、有远见之人。

        或者说,他们两兄弟还有贾母,已经放不下荣华富贵。

        但既然已经陷入旋涡,想躲到一旁,得看做主的人愿不愿意放你一马。

        就像这次皇帝首先想的是试探和拉拢王子腾,但暗地里,也不是没有试探贾家的意思在。

        好在贾母很快又想到,何不趁势结个善缘。

        将来石伯谦真得到皇帝的重用,贾家想帮他,明着用帮表亲女婿为借口,堵外面人,甚至太上皇的口。

        暗地里其实也算是帮皇帝做事,而且用这种办法两边投注,也是危害最低的办法了。

        得了帮助的石伯谦,对贾家不说有感恩之心,至少也会有好感。

        危急时刻,帮忙在皇帝面前暗示一番,说不定对贾家来说的十成危险,就能降到5成。

        真正能决定荣国府这等世袭勋贵人家命运的,其实也只有皇帝。

        皇帝觉得贾家还是有功劳的,本应该判斩首的罪,手放一放,就改抄家、流放。

        本该判抄家的罪也减一减,无非就是贾政、贾赦等身居官职的人被罢官,一家人真正当米虫而已。

        只要人还在,家业也还在,勋贵起复之事无论是历史,还是大周朝,都是有过先例的。

        贾赦和贾政听完贾母这些话,打心里由衷的佩服起来。

        “就按母亲的意思做,我等不仅要帮薛家,还要给那石伯谦造势。”

        “帮薛家就行”,贾母忙打断贾赦的话。

        心里暗自叹息,十几年的颓废生涯,大儿子过去即便有才情,此刻也是真废了。

        小儿子又木讷、迂腐,即便是守成,都显得力不从心。

        但这个家,还真得让贾政,也只能让他来当。

        贾母深感无奈的同时,看着贾赦说道,“老大,你糊涂啊,那石伯谦按照政儿的话说,自己就是个聪明绝顶,又谨小慎微之人。

        否则,琏儿、珍哥儿和宝玉亲自上门,问了那他生辰八字,难道他就蠢笨到听不出琏儿三人的意思?”

        贾赦、贾政一愣,随即就明白过来,人家前途远大,哪里愿意陷入勋贵之家的纷争中去。

        这摆明了看不起荣国府,可贾赦和贾政此时除了生闷气外,不仅不能拿石伯谦如何,今后还得巴结着他。

        同样明白这些的贾母,不得不继续说道,“加上他恩师和师门,哪里用得着我等勋贵之家暗中造势?

        而且有缮国公府在,那石伯谦又不是我家女婿,如何会真向我荣国府靠拢?

        更别说人家两首诗,加那个什么稻田养鱼,早已经让他名满天下。

        此时不仅不需要出风头,反而是就如石伯谦恩师,还有那屯田司高大人说的一样,闭门读书才是正途。”

        听到贾母再次听到石仲魁不是自己女婿,刚才还直愣愣跪着的贾赦,颓废的一屁股坐在双腿上不说话。

        贾政则满脸惋惜道,“早知就听大哥和琏儿的,是我误了我贾家啊。”

        随后贾政又感叹道,“儿子也想不到,这石伯谦居然能得到皇上的器重,可惜,可叹啊。”

        贾赦直接白了贾政一眼,这混蛋还是和小时候一样,道貌岸然,半点担当都没有。

        出事就给自己找借口。

        反倒是贾母安慰起贾政来,正应了那句,皇帝爱长子,百姓疼小儿的话。

        当然,贾母三人会如此,可以说大部分是因为皇帝对石伯谦的态度。

        贾政之前就想过把薛宝钗嫁给石伯谦,很快就接受了现实。

        拉着贾赦对贾母道,“母亲,儿子和大哥还是先去梨香苑,免得蟠哥儿不懂事,辜负了皇恩。”

        “正该如此”,贾母急切道,“快去,你们一个是蟠哥儿亲姑丈,一个也是亲家长辈,合该提点和照看蟠儿一二。”

        “是,儿子等这就去。”

        看着贾赦兄弟俩离开,贾母不由沉思起来,然后忙让人把贾宝玉和贾琏叫了进来。

        听到两个孙儿都说石伯谦急公好义,是个正人君子,而且对宝玉的才情称赞有加,贾母不由暗道‘祖宗保佑’。

        “琏儿,宝玉,你们今后有空,多和那石伯谦走动,毕竟人家才情名满天下,人品又极好,我和你们父亲也放心。”

        贾宝玉脸色大喜,“老祖宗您是不知道,古有曹子建七步成诗,今有伯谦兄十息明志。

        一首‘头上红冠不用裁,满身雪白走将来;平生不敢轻言语,一叫千门万户开。说的孩儿沉思良久,不得不深感自愧不如,甘拜下风。”

        “哈哈哈,好,好啊。”

        贾宝玉对石仲魁越推崇,贾母就越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