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下凡尘在线阅读 - 064 地头蛇遇到祖宗

064 地头蛇遇到祖宗

        薛蟠巴不得不理会王子腾,忙站起来和亲妈和宝钗点点头,“孩儿这就去找人,先打听京城内谁家再卖宅子。

        我自己带着人去盯着建庙的事,要是有人敢坏我的好事,我就把那杀千刀的混蛋揪出来打一顿再送官。”

        “哥哥等等”,一听薛蟠要打人,薛宝钗忙再次喊出他。

        之前在南京时薛蟠就是因为抢香菱,而指使下人把冯渊打了个半死。

        那冯渊被送回家三日后死了,薛蟠这才吃了人命官司。

        这要是当场打死人,事情就好办了,但三日之后才死,又难说了。

        所以说,贾雨村真不一定是好心帮薛蟠。

        至于香菱,这姑娘从小被拐子拐走,长大后先被卖给冯渊,后薛蟠见香菱长得漂亮,出钱又比冯渊高,拐子居然一女二卖。

        这才惹出祸端。

        “哥哥切莫打人,免得给自己惹出祸端,对那人也不利。”

        薛蟠听到这话,不由挠挠头,“哥哥这一心急就忘了伯谦之前也交代过,遇到事,只管寻他的出主意。”

        薛姨妈和薛宝钗听到这话,顿时放心下来,对石仲魁也更满意了。

        “蟠儿虽是伯谦未来的内兄,但伯谦其实比你大4岁,懂得也比你多,蟠儿只管听他的话做事,万万不可自作主张。”

        薛蟠这下就有些不耐烦了。

        这话要是石仲魁说,薛蟠肯定不会有意见,但亲娘和妹妹说,他就觉得自己没面子了。

        好在薛宝钗太了解自己这个糊涂哥哥,忙接话道,“那人既然把如此重要的事交给哥哥,而不是他那恩师和师兄。

        可见那人是信任和亲近哥哥的,既如此哥哥万勿让那人失望才好。免得到时候丢了面子,也失了情分,”

        “对对对”,薛姨妈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蟠儿,你就一个妹子,伯谦等于和你也是至亲之人,你就当他是你大哥就是。”

        这下薛蟠心里就不别扭了,“妈妈和妹子放心,我只管采买和找工匠,其他的全听伯谦的。”

        “哥哥还是去找找琏二哥”,薛宝钗又插话道,“琏二哥毕竟熟悉京城,二来也算的上是于我家有恩,又是至亲。

        未来那人金榜题名后,你们三个互相有照应不说,要是他官运亨通,也需要哥哥和琏二哥这等至亲帮衬一把。

        姑丈家那边,又只有琏二哥管着外边的事,哥哥可明白?”

        “明白,我怎么可能不明白”,薛蟠嘿嘿一笑,“宝玉那家伙和伯谦一比,简直就是那什么皓月和虫子。”

        薛宝钗白了薛蟠一眼,萤火之光岂能与皓月争辉的句子,居然被他说成皓月和虫子。

        惹得薛宝钗一想到石仲魁才华横溢,脸上不由又红了起来。

        而薛蟠本来就打算叫上贾琏,毕竟就和宝钗说的一样,贾琏才是地头蛇,又管着贾家的外事,认识的人肯定比自己多。

        “对了,还有一事。”

        听完薛蟠说石仲魁打算让薛家帮忙,每三日送三只羊给首位试验田的屯田兵,还有和薛蟠说的那番关于人心的话。

        母女俩再次意识到,石仲魁不仅聪明至极,更甚知人心变化。

        搞得薛宝钗都在暗自提醒自己,今后千万别在未来丈夫面前耍小聪明。

        不说能不能瞒住,一旦被看出来,那就真影响夫妻感情了。

        而薛姨妈想的很简单,石仲魁愿意教导薛蟠,那真是祖宗保佑了。

        薛蟠见亲妈和妹妹没其他叮嘱,这才出门去找贾琏。

        找到贾琏把事一说,贾琏虽然可惜自己亲妹子没能嫁给石仲魁,但皇帝看中的人,未来前途定然不凡,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帮忙。

        有银子开道,又有贾琏的关系,先找到工匠,再实地考察一番,采买材料只用了3天就搞定了。

        却没想到有人连这不到千两的工程都不放过。

        石仲魁看着跟在贾琏、薛蟠身后,几个被人打的鼻青脸肿、嘴角都破了的小厮,不由皱眉沉思起来。

        而贾琏、薛蟠和挨打的小厮,心里刚嘀咕着,就见石仲魁的手指在木桌上敲了三下。

        众人忽然就感到周围好像忽然变冷了一些。

        土地公再这么说也是神仙,隐身之类的法术还是会的。

        拱手对石仲魁回报道,“启禀上仙,小神已经知道事情的原委。”

        端着茶水边喝边听了一番之后,这才明白过来。

        这次并不是什么前太子余孽,或者其他什么官员为难自己。

        仅仅只是一群泼皮无赖,想借机捞点外快。

        而且贾琏、薛蟠的这几个小厮,也存了邀功骗钱的心思。

        那群泼皮确实阻挠了建材的运输,但能在京城做泼皮的,哪个不是欺软怕硬,最有眼力之辈。

        别说动手了,就是阻挠运建材车队的办法,也只敢接着车队在茶水店歇脚时,给牲口喝的水里下巴豆粉。

        等牲口出问题了,这才跳出来说自己能找人过来帮忙推车,就是价钱有些高。

        而且你别以为巴豆就便宜了,这玩意古代绝大部分产于云贵和两广。

        跟着车队的贾琏和薛蟠不得以下,只能认倒霉,而且一忙就忙了整整一天,第二天两人直接待在大兴指挥下人做事。

        可这事有一不可有二,大概是薛蟠因为石仲魁的叮嘱,不想惹事又没看出问题,同时也真不在乎8两、10两多耗费的银子。

        以至于隔天再次运输时,这群泼皮觉得主事的公子哥什么都不懂,不免故技重施。

        可换掉的牲口再此拉稀后,傻子都知道有人搞事。

        好死不死的,那群泼皮又把地点选在半途,早已经是大兴的地界了。

        大兴土地公想不知道都难。

        领头的泼皮一个叫刘元、一个叫张华,而且常年不是混迹京城,就在皇庄里做些杂活。

        石仲魁听到这,不由想起那个和尤二姐定了娃娃亲的张华。

        但这事不好说出来,只能压着好奇继续听。

        都不用大兴的土地公找其他的同僚打听,他自己就知道那群泼皮祖宗八代的情况。

        而泼皮们挨打时,只躲着而不反抗,因为这群人太清楚不挨这顿打,接下来更麻烦,

        可坏就坏在贾家的奴仆跋扈惯了,薛家的仆人更是帮薛蟠打死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