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下凡尘在线阅读 - 83 惩戒和涨功德

83 惩戒和涨功德

        这意外出现的增加功德,让石仲魁不由想着今后自己要是接下救灾的差事,亲自救下无数人命,是不是就能刷功德?

        或者搞定黄河水患,是不是也能刷功德?

        但让他不确定的是,不管是救灾还是平息水患,必然会涉及到调查某个,甚至一群官员。

        甚至必要的时候,用刀来震慑宵小时,杀人会不会减自己的功德?

        两刻钟后,就见锦毛鼠再次从书房的梁柱上跳了下来。

        献宝一样的把一个橘子大小的金瓜放在书桌上,“老爷,小鼠已经把8个金瓜藏在那座院子旁的墙根下,这就去把剩下的全抱回来。”

        石仲魁此时哪里有心思去管金瓜,忙急切的问道,“你这次去,做了什么?”

        锦毛鼠一愣,随即害怕的回答道,“老爷,小鼠见那些绣衣卫不知为何只围着那院子,而没攻打进去。

        所以在那院子里放里一把火,带着绣衣卫办差事的太监这才下令强攻。”

        说完,锦毛鼠大概是真担心被惩罚,忙表功道,“而且外有兵卒,内有火患,那些太子余孽腹背受敌,绣衣卫的伤亡至少小了三五倍。

        老爷,小鼠这也算立功了吧?”

        “没错,哈哈哈哈”,石仲魁放声大笑,“你确实有功了。”

        可没等锦毛鼠得意几秒,灵魂里就传来一道深入骨髓的巨疼。

        好在石仲魁这次也只是提醒这老鼠,今后要更谨慎,更不能为非作歹。

        免得因为他而把因果、罪孽算到自己头上。

        当然,有罚就有赏。

        在锦毛鼠疼的浑身毛发都湿透了后,石仲魁手一招,紫金红葫芦出现在他手里。

        一团香火灵酒飞出葫口,悬在他面前。

        锦毛鼠满心不解、惶恐、害怕和期待的看着石仲魁。

        “今日你自作主张防火烧屋,虽然确实帮了朝廷和秀衣卫,但你要是烧死个人,必然会有罪孽和因果缠身。

        今后别说修炼有成,不堕入魔道都算好的了,某对你略施惩戒,你可心服?”

        “心服、心服”,锦毛鼠忙跪在桌子上磕头,随后小眼睛直溜溜的看着面前的灵酒。

        不要猜,这肯定就是奖励了。

        得到石仲魁的同意后,锦毛鼠嘴巴一吸,灵酒瞬间入腹,灵气爆发出来后,忙运气功法吸收。

        大概是因为常年吸收月华的原因,锦毛鼠的身体其实已经很强了,而他缺的也就是功法和契机。

        这灵气一爆发,小小身体里接连爆出骨骼传出的脆裂声。

        但让石仲魁意外的是,这老鼠不仅没变大,反而再次缩小了一圈。

        倒是浑身毛发更加柔顺和飘逸起来。

        “谢老爷”,顺利突破到练气四成的锦毛鼠,跪在书桌上不停磕头。

        自己修炼几十年,也不过是练气三成,甚至卡在三层的时间,都快20年了。

        可现在只不过是办了点事,就顺利突破到四层,这让锦毛鼠再次深信大兴土地说过的,石仲魁是天上的星君下凡。

        等功德圆满时,说不定自己也能鸡犬升天一样的跟着去天界。

        想到这,锦毛鼠在心里嘿嘿一笑,‘土地老儿,等爷爷去了天庭,必然会念着你的好的’。

        但想到刚才那灵魂中的剧痛,锦毛鼠又更加畏惧石仲魁了。

        这位新主人看起脾气有些古怪,更不是能随意糊弄的狠角色。

        不过,对他这种异类来说,只要有功就赏,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主人,小鼠这就去把剩下的金瓜搬回来,再去探听探听那边的消息。”

        石仲魁笑着点点头,就见小老鼠化成一道银灰色的光芒,瞬间消失不见了。

        尼玛的,这老鼠的天赋神通是速度?

        很快9个金瓜被锦毛鼠一个接一个的搬到他面前。

        看着9个金瓜,石仲魁不免想到电视剧里,动不动就是两个士兵抬着一大木箱的金元宝出现的镜头,不由笑了起来。

        随后空间农场里的+1+1也让他拿不准,是否扣了自己的功德。

        “那边情况如何了?”

        锦毛鼠小眼睛转动几下,刚想有选择的回答,灵魂里再次传来巨疼,瞬间让他不敢耍小心思的忙汇报道。

        “主人,那边的战事已经结束了,那群想害您的人死了26个,被活捉了1个,绣衣卫那边倒是只死了9个,伤了51人。”

        石仲魁的心思忙放在功德栏上,见上面显示着1139。

        而之前是1110,那是不是说,因为锦毛鼠的原因,绣衣卫少死了29个人?

        还有,那伙人居然只有一人被活捉,这踏马的和死士有什么区别?

        想了想后,对锦毛鼠问道,“那几个官员你觉得他们也会像今日那群死士一样吗?”

        锦毛鼠想都不想就摇头,“主人,今日这群死士一部分是前太子叛乱时,家人被杀的余孽,要不就是被人从小收养的孤儿。

        而且会有今日这种表现,小鼠怀疑也和白莲教有关。”

        说完锦毛鼠解释说,他在现场听到过‘真空家乡’之类的话。

        石仲魁这才安心不少。

        作为千年造反专业户,白莲教可谓是过街老鼠,斩不尽杀不绝。

        而且前太子余孽一旦和白莲勾连在一起,必然会更加被皇帝重视,即便是太上皇也不敢再姑息安乐郡王,这个前太子唯一的儿子。

        可惜自己没发现前太子余孽和安乐郡王有直接的关联,否则这次说不定就能一举把这群一心报仇的复仇者们的心灵支柱给搬倒。

        不过想想也不意外,当年的安乐郡王才5岁,此时也16岁而已。

        那群太子余孽确实不敢在小主人才几岁时,就和他说什么国仇家恨之类的话。

        甚至这位年轻郡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亲爹留下多少暗中的人手。

        石仲魁此时也顾不上那座宅子里的金银了,看着锦毛鼠说道,“你上次说安乐郡王的奶娘和他提过前太子的事?”

        锦毛鼠忙点头,心里大概明白了,自己这位主人这是打算借刀杀人了。

        “去找找那位奶娘的随身玉佩,或者书信之类的东西,再去一趟那座宅子的金库。”

        “是,主人。”

        锦毛鼠点头,身影再次消失不见了。

        石仲魁随手把桌上的9个金瓜收进空间农场,然后试着用意念改变金瓜的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