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下凡尘在线阅读 - 88 雷符玉佩

88 雷符玉佩

        见薛宝钗一脸急切的表情,薛蟠嘿嘿一笑,羞的宝钗直接红了脸,扭头看向一旁不理薛蟠了。

        薛蟠这才忙把石仲魁所谓的双胞胎之事说了出来。

        薛姨妈一拍大腿,一脸惊喜道,“这办法好,这办法好。”

        薛宝钗想想,虽然还有漏洞,可薛蟠今后想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世人面前,一则证明冯渊之死和薛蟠无关,二则,好像也就只有这办法应急了。

        不过这办法,必然陷贾雨村这个判官于不利的地步。

        如此一来,还得先搞定贾雨村、

        最好让他丢官罢职,到时候再给薛蟠翻案时,就没有官方的阻力。

        想到这,宝钗不由对石仲魁产生了感激和爱意。

        薛蟠见一向足智多谋的妹妹没说话,心知她这是也赞同石仲魁的计划。

        两个薛蟠都佩服和在意的人都同意,薛蟠做起事来就没了顾忌。

        随后就把自己从下人哪里知道的,贾雨村正妻病故,扶正妾氏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到石仲魁让薛蟠暗中调查,但凡有消息先来回报,再做决定的话,薛姨妈母女俩顿时放心下来。

        相比已经几次证明自己算无遗策的石仲魁,母女俩对薛蟠确实很不放心。

        “哥哥不如秘密回金陵一趟,毕竟此事太过重要,小妹不放心家中的下人们。”

        薛姨妈这次没心痛薛蟠要远行的辛苦,跟着点头道,“蟠儿,你妹妹说的没错,而且娘担心万一家中有人被那贾雨村收买了,那就麻烦了。”

        本来还不愿去的薛蟠一听这话,顿时紧张了起来。

        “那要不我辛苦点,骑快马跟着400里加急差役,5、7日就能到金陵。”

        “那不行,哥哥受不了那个劳累的”,薛宝钗忙摇头,“万一到了就病倒,反而坏事。

        而且坐快船走运河,5、6个时辰不停,并不比400里快马慢多少。”

        10到12个小时走快船,一天300里还是能走的。

        唯一麻烦的是,此时10月中旬,很可能遇到从南边往北边运秋粮的船队,运河上很可能会出现拥堵的情况。

        但这也比快马要安全和稳妥多了。

        薛蟠没想那么多,听妹妹说一天也能走300里,也就多两三天的时间,立马就想坐船,还不用吃苦。

        答应了之后,这才一拍额头,笑嘻嘻的把两个装着金瓜子的盒子拿到桌面上打开。

        宝钗母女俩就和薛蟠之前一样,被一片金光给晃的眼睛都眯起来。

        “妹妹,这一盒是伯谦送你打赏下人用的。”

        薛姨妈的表情一下子就古怪了起来,羞的宝钗直接挪了挪位置,背对着两人不说,耳朵也慢慢红了起来。

        薛姨妈哈哈一笑,这才对薛蟠问道,“这一盒呢?”

        薛蟠得意的说道,“我见伯谦昨日打赏下人时,用的这种金瓜子工序极好,随意问了了一问,他就说送我和妹子一人一个千个日常花销。

        而且用完之后让人和他说一声,他会让人再送来一份。”

        薛姨妈大喜,儿子和女儿都有,那不是说女婿对未来的舅哥和未来夫人一样好?

        而且这也算证明了,石仲魁确实有不小的家底。

        否则就是荣国府也不会随便做几千个一钱重的金瓜子,用来打赏下人。

        用的最多的当然是铜钱,只有逢年过节才有打赏些银瓜子、银棵子。

        甚至一般的家庭几年、十几年都难得见到金子,更多的还是碎银和银锭。

        不过,薛姨妈还是谨慎的问了句,“蟠儿,这么说女婿家确实家资不小?”

        薛蟠大大咧咧的说道,“要是母亲问别人,那肯定是石家是打肿脸充胖子。伯谦的书房除了我去年送的湖笔、徽墨、宣纸、端砚外,就连座椅都是寻常之物。

        可要是看伯谦对待徽墨、宣纸一点都不心痛,随意用的态度,这不是家资丰厚者,如何敢用,如何用的起。”

        “而且他这人比闺中小姐都讲究,每日沐浴、每日换衣裳,光每年的柴火钱和衣裳的损害就不小。”

        我劝他小心风寒,他却说我不懂这里面的好处,倒是那之后,他会让人在屋子里放几个火炉再沐浴。

        喝的水只喝刚烧开的,要是放在炉子上多烧了半刻钟,他就不喝,还让人倒掉。

        说喝这种水对身体不好。

        还有吃的东西,那是餐餐有肉、有蛋和新鲜瓜果绿菜,比我吃的都要精细。

        不过,他倒是不怎么喜欢喝酒。搞得我每次和他一起吃饭,连酒的没得喝。”

        薛姨妈和薛宝钗互相看了一眼,心里都露出惊喜的表情。

        喜欢干净对富裕之家来说是好事,对女儿家来说更是大好事。

        就是烧水费柴火和人力。

        至于每日新鲜瓜果和绿菜,一旦到了冬天和初春就跟费钱了。

        但想想石仲魁每月放在宝钗这里的银子,就是再靡费十倍,好像也不是什么事。

        薛姨妈又念叨着‘祖宗保佑’,宝钗则是一颗心,全放在了石仲魁身上了。

        随后一家人满心欢心的开始商量着薛蟠南下的细节,最后薛蟠听从母女俩的建议,再次上门去找石仲魁商量一番。

        这才用出门走商的名义,秘密南下去找薛蝌。

        反倒是石仲魁未免薛蟠出事,自己和薛宝钗的婚事,就得拖后三五年,左思右想后还是让锦毛鼠跟着去了。

        反正安乐郡王被禁足,郡王府上上下下可以说,差点被皇帝清理了一遍。

        京畿内的前太子余孽和白莲的人,因为锦毛鼠暗中提供的情报,也被绣衣卫杀的死的死,逃的逃。

        短时间内应该没能力聚集起来。

        而自己身边又有日夜游神24小时保护,加上自己也算修炼有成,弓箭、大枪、拳脚功夫更是十个八个军中精锐都近不了身。

        自己的安全有了保障,反倒是薛蟠很可能成了别人的目标。

        甚至,他还不放心的,呼唤了一直在昆明湖潜修的鲤鱼精柳鱼儿,一路保护薛蟠的快船,免得船翻了而出事。

        通州运河码头上,秘密送薛蟠的石仲魁,郑重其事的把一块玉佩交给他说道,“其他的事情,我已经交代你了。

        但此物乃为兄祖传秘宝,有驱雷辟邪之效。此行即便沐浴时都要待在身上,等到回京之后再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