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下凡尘在线阅读 - 92 有钱好办事

92 有钱好办事

        夏守忠一听西红花,忙伸手打开盒子,就见里面装着十个绢丝袋子,一股熟悉的花香也扑面而来。

        仔细查看一番,夏守忠高兴的连连说好。

        “薛公后继有人,蟠哥儿这番有功了,皇爷一高兴说不定就赏你个紫薇舍人的差事了。”

        之前石仲魁和薛蟠都以为这些西红花,是用在宫里贵人身上。

        但他俩不知道的是,皇帝为了稳住自己的地位,这些年对待宫里太妃们的态度,比自己的女人好太多了。

        一般的太妃政治地位基本为零,但太上皇还活着那就不一样了。

        不求这些老女人帮忙,但求她们不添乱就是胜利,所以听说南边有极好的西红花后,夏守忠这才急着找薛蟠去寻些回来。

        当然,太妃能用,皇帝的嫔妃肯定也要侍候好,加上大太监们自己用一点、贪一点,这才有了一个月5斤的定额。

        “公公满意就好”,石仲魁挥挥手,打断准备开口的薛蟠,免得这家伙一高兴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见夏守忠的目光看过来,石仲魁笑着继续说道,“今后每月都有5斤的定额送到内务府。

        而且蟠哥儿只管以每斤150两银子的价格交差事,其他的公公和宫里的大档头们自己看着办,可好?”

        “好,当然好了”,这摆明了说薛蟠只管送东西和收本钱,其他一概不管。

        而石仲魁的钱也没少赚,还尽可能把风险转移了出去。

        夏守忠想着南边一两西红花15两银子的价格,再想想自己拿回去报价30两,甚至更多,心里顿时满意的不得了。

        笑呵呵的看着薛蟠道,“蟠哥儿是有福之人,今后我叔侄俩多亲近、亲近。”

        薛蟠一愣,打心眼里就不喜欢夏守忠的这番话,目光忙看向石仲魁,就见石仲魁放在书桌上的手指微微动了动。

        薛大傻子这次福临心至,只犹豫了几个呼吸,噗通跪在地上拱手道,“侄儿见过叔父。”

        “好,好”,夏守忠大喜,这算是薛家主动投靠了自己的同时,也表明薛家和石仲魁一心当皇帝的臣子。

        有了这事和西红花的事,不仅有理由回去复命,皇帝听了后定然会高兴,然后对西红花的价格,就不会放在心上了。

        而且每月5斤等于每月都有750两的油水,一年就是足足九千两,这银子不仅太好赚,夏守忠甚至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目光随即看向了薛金平。

        搞的已经30多的薛金平,心跳加速,脸红耳赤起来。

        夏守忠见状反而放心了下来,太监的心思很简单,不怕你求名逐利,就怕你死脑筋。

        想了想后说道,“薛指挥使要是不嫌弃的话,不妨先去五城兵马司做个管营”

        石仲魁顿时皱眉起来,但薛金平却毫不犹豫的跪倒在地,“谢公公抬举,下官定然忠于职守,忠于皇上。”

        这话说的太直白,但放在武将身上却最好。

        夏守忠见石仲魁皱眉,笑着说道,“解元公放心,景田侯之孙裘良是五城兵马司主官,薛指挥使既然是薛家的亲戚,裘良必然不会为难他的。”

        石仲魁摇摇头,“公公有所不知,某觉得薛大哥去屯田司任职就好。”

        夏守忠、薛蟠和薛金平一愣,随后夏守忠猛的反应了过来,“解元公难道真想金榜题名后,去工部的屯田司观政?”

        薛蟠和薛金平这才反应了过来,薛金平一改闷葫芦的表现,忙起身行礼道,“公子不可。”

        “行了,你们懂什么”,没等石仲魁开口,夏守忠却笑呵呵的说道,“解元公有始有终,必然能官运亨通,咱家这里恭贺了。”

        “同、、”。

        刚想说同喜,石仲魁忙改口道,“同贺、同贺,学生能有今日,也亏了公公的看重。”

        夏守忠明显听出了他是想说‘同喜’,但大概是得了9千两一年的银子,石仲魁和薛蟠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他的金主了。

        对‘喜’字也就不在意了。

        既然让薛金平去屯田司,夏守忠干脆保证道,“三日后,你就去工部报道,咱家保你一个正五品的一营主官。”

        薛金平此时大概也明白了,石仲魁未来大概率会去工部任职,倒时互相有个照应,这官才做的安稳。

        而且还没上任就升了半级,又是一营主官,绝对比待在乱七八糟的事一大堆的五城兵马司更有前途。

        “谢内相提携。”

        “这可不是咱家提携你,要谢就谢你们薛家有个好女婿。”

        说完,夏守忠自顾自的哈哈笑了起来。

        说起来这门亲事还真和自己有很大的关系,否则那日在御书房里但凡自己多一句嘴,说不定皇帝就不会选薛家,而是其他勋贵之家的小姐了。

        夏守忠没多待,心满意足的坐上轿子离开后,薛蟠忙问道,“哥哥为何不提弟弟身份的事?”

        石仲魁回头问道,“说了之后呢?”

        “无非是出笔银子,今后弟弟就没事了。”

        石仲魁立马翻了个白眼,让薛蟠滚回家里,向薛姨妈和宝钗报平安。

        薛金平拉着还有些愤愤不平的薛蟠离开,这才抱怨道,“我的大爷啊,这事要是让夏太监知道了,保管他三天两头去你家打秋风,而且说不定还会坏事。”

        薛大傻子一愣,“这是为何?”

        薛金平无奈的在心里叹息一声,“我猜姑爷的意思是,既然有了西红花的事,皇帝心里对大爷的印象必然会有所改观。

        今后要是再做几件让皇帝满意的事,说不得就真能拿回紫薇舍人的官职。

        到那时,即便被外界知道了,大爷只需要上下打点一番,金陵那边没那个官员会在这事上为难大爷,事情就自然而然的过去了。

        犯不着被夏太监知道。

        而且等姑爷高中,寻其他理由把那贾雨村治罪,罢官夺爵流放到千里之外后,所有隐患就都消除了。”

        薛蟠听完连连点头,但薛金平还有句话没说,那就是一旦薛蟠的身份变成薛虬,薛宝钗必然要为那根本不存在的已死兄长守孝,那婚事的变数就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