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下凡尘在线阅读 - 96 卖女儿

96 卖女儿

        贾赦瞬间气的火冒三丈,可贾珍却一拍官帽椅扶手笑着道,“琏儿说的对,要是那石伯谦收了,也算物归原主,心里必然存了一丝感激之情。

        要是不收、、、。”

        没说完,贾珍自己就反应了过来,闭嘴不说了。

        贾母的表情也跟着一变,真那么做,那是脸都不要了。

        堂堂荣国府二小姐,虽是庶出,也绝无给人做小的道理。

        贾赦、贾政这才明白了过来,石仲魁不收那把扇子,或者收了又还回来的话,那铁定是对迎春有意思。

        或者说,有结交和亲近贾家的意思。

        可兄弟俩的心思也卡在自家女儿如何能做小的问题上。

        当然,贾赦的态度并没那么坚决。

        毕竟他还在想着万一石仲魁连中六元,本朝第一的话,那自己不是能借着女婿的权势,压二房一头?

        而且有了权势做依靠,捞钱就更容易了。

        贾政见贾赦没开口反对,出奇的也没出声。

        贾母一见,悲从心来,暗叹自己是造了什么孽,生下这两个废物。

        至于贾珍,这是荣国府的事,和我宁国府有什么关系。

        相反他还巴不得迎春嫁过去,今后找石仲魁做香料生意,就有了充足的理由。

        而提出这建议的贾琏就更不用说了。

        一旁的王子腾就有些莫名其妙了,但贾家人也不好解释,毕竟王子腾可是薛宝钗的亲娘舅。

        当着他的面挖墙脚,任谁都得火冒三丈。

        不对,宝钗的婚事那是皇帝认下的,迎春即便送过去,那也是小妾的命。

        所谓平妻说的再好听,那也是妾氏。

        可有了今日之事,加上按照王子腾对说法,皇帝很可能会对勋贵下手,就连贾母也隐隐觉得,必须尽可能拉拢石仲魁。

        否则人家看在亲戚的面子上帮一次,下次可就难说了。

        第二则是一家子男人没一个有用的,那天自己去了,没个外援如何应对外面的虎豹?

        而要是贾家众人愿意让迎春做小,那对王子腾来说就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

        一则算是百年以来一直低贾家一头的王家,第一次真正占了上风。

        二则即便宝钗嫁过去,石仲魁也必然要娶小的,否则外界百分百会传薛宝钗善妒。

        当然,也可以让宝钗的贴身丫鬟做填房,可丫鬟也可能起了不该有的心思,而迎春的性格决定了她应该不会和宝钗争。

        以宝钗的伶俐、聪明,也必然会善待迎春。

        二女联手,就能牢牢占据石家的后宅,等于把石仲魁绑在两家的战车上,又间接获得石仲魁师门为助力。

        可百年公侯之家,图的除了富贵外,就只剩下维护先祖的脸面了。

        王子腾看看贾赦,又看看贾政、贾母等人,最终还是没忍住的问了出来。

        而且他谁都不问,就问贾琏。

        被亲舅盯着,贾琏不得已这才解释了起来,王子腾心里很快明白在场贾家人在顾忌什么。

        沉默着思索半天,心里想着无论如何也不能和石仲魁,还有他身后的师门断了关系。

        免得今后太上皇有个意外,连投靠皇帝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误会还真是越想越离谱了。

        但事到临头,王子腾、贾母等人会这么想,其实也正常。

        贾珍见事情卡在面子问题上,心里一动的说道,“老太太、大老爷、老爷和舅老爷,昨儿我和琏二去见蟠哥儿时,见薛家二叔家的薛蝌也在梨香院。”

        王子腾心里一动,不动声色的问道,“蟠儿实在不懂事,堂兄弟来了,居然也不带到我家坐坐。”

        贾珍心里暗骂一声,王子腾这摆明了是想回去就把薛蟠叫去家里询问一番。

        既然这样,那就不用打哑谜了,直接干脆的说道,“侄儿和琏二听闻蟠哥儿前段时间带着家仆去了一趟长安。

        而且算算时间,应该还去了高原一趟,看样子从西边带回不少香料。”

        贾琏立马知道贾珍这是干脆把自己两人的猜测,说成是真的。

        目的或许就是自己这位贪钱的亲爹。

        果然一听薛蟠去西边运会香料,贾赦立马站起来,盯着贾琏道,“快说。”

        贾琏无法,只能硬着头皮顺着贾珍的话,把这事圆过来。

        大家一听石仲魁手里很可能掌握着一条香料商路,心思顿时活跃了起来。

        公候之家别看繁华似景,可不少人已经过着从户部借钱的日子。

        当然,贾家此时并不缺钱,甚至可以说富的流油。

        王子腾因为身处高位,也没银钱方面的担心,可谁不想多赚点钱,而且这钱还是光明正大赚来的。

        贾赦甚至在畅想着,等迎春嫁过去,今后石仲魁的人走香料时,没道理会拒绝自己这个泰山大人的人跟着走一趟。

        然后忙对贾琏道,“快去把蟠哥儿请过来。”

        贾母和贾政一看就明白,贾赦这个当爹的那是真打算把女儿卖了。

        可贾琏出门前,母子俩并没开口阻止。

        没多久,薛蟠急匆匆的跟着贾琏来到贾母的院子,一看到王子腾也在,顿时吓的大气都不敢出。

        好在这家伙不是真傻,被问急了,干脆说自己出去走商,为的是帮内务府收购西红花。

        其他的一概找理由搪塞,但薛蟠越如此遮遮掩掩,早已经误会的贾家众人和王子腾就越相信他这是去了长安,甚至西域。

        而且一听这是帮内务府做事,在场的人心思就更加灵动起来。

        之前可没听说过薛家自从薛蟠父亲过世后,再接过内务府的差事,可宝钗和石仲魁定亲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不用猜,那肯定是因为石仲魁。

        既然薛家不知不觉居然有起来了的趋势,再想想自家的情况,贾家众人那叫一个羡慕、嫉妒。

        而且内务府的差事办好了,皇帝必然会记住薛家,这下就连王子腾看薛蟠的表情都柔和了起来。

        “哥儿最近可有读书?”

        薛蟠一听这话顿时头痛了起来,自己一去南边就是两个月,哪里有时间读书?

        再说家里已经有个文曲星了,自己还用得着读书?

        眼珠子一转,这才说道,“舅舅,这半年里我一直在跟着妹夫习武。”

        “嗯?”王子腾一惊,“我那外甥女婿还懂武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