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下凡尘在线阅读 - 144 得手

144 得手

        “对、对”,贾政笑着拂须点头道,“能得伯谦一句夸赞,满京畿也就工部左侍郎邹公家的长孙。

        而且伯谦明着和我说兰儿是读书的种子,那就没错了。”

        “是极、是极”,贾母哈哈笑起来,“姑爷那是千古以来唯一一个六元及第,    这读书上的事,他说什么便是什么。”

        在场的人没人敢在这事上反驳贾母,便是贾宝玉张张嘴想说话,最后也不知道如何说了。

        “老太太”,贾琏笑呵呵道,“伯谦兄弟可不仅仅会读书、会武艺,    还精通周易八卦,    就连如何做官那也是一等一。

        授官不过两月,现在已经是正六品的翰林院侍讲了。

        我听各家公子们说,    要不是伯谦太年轻,入官场时间也太短。

        仅凭借这次开荒的功劳,升五品都不难。

        给伯谦十年、八年的,说不定就能升到六部侍郎的位置。

        到那时宝玉作为伯谦的小舅子,前途上怎么也不能比蟠哥儿差吧。

        而且薛蝌因为被伯谦看重,此时已经是钦差官署的书吏,甚至听说伯谦一直都在教导蝌哥儿读书。”

        这话一出,贾母表情一愣,没想到薛家兄弟两居然有这运道。

        一个已经有官身,一个明显是朝着科举的路走。

        即便是王夫人,想到薛蟠已经是七品官了,心里那叫一个嫉妒和羡慕。

        这官身毕竟是皇帝亲自赐予的,和贾琏这种花钱买的捐官可不一样。

        不由畅想着贾宝玉要是得了石仲魁的看中,    今后穿官服的样子。

        所以王夫人这次出奇的没反对贾宝玉上门求学的事。

        甚至有些急不可耐起来。

        而贾赦仿佛忘了之前因为贾琏连一亩地都没要回来的不满,    满脸都是得意的跟着笑了起来。

        看向已经满脸羞红表情的迎春时,第一次觉得养个女儿也是好事。

        就这样,贾宝玉和贾兰上门请教的事,很快就确定了下来。

        隔天贾宝玉和贾兰在几个小厮的陪同下,    去了石仲魁家时,刚好看到他一身官服,带着薛蝌和二十个青壮正打算出门。

        而且大门口早有十几个绣衣卫牵着马等着。

        一见他出来,这些绣衣卫直接跪地行礼,吓的贾宝玉和贾家的小厮们脸色发白。

        反倒是贾兰虽然也慌,却没露出害怕的表情。

        石仲魁对着绣衣卫百户崔和忠等人随意点点头,手虚抬一下,“起来吧,今日先巡视城内的河道,你等可准备妥当了。”

        崔和忠忙站起来,拱手道,“大人放心,下官统属的百户所连夜赶制,已经全准备妥当了。”

        石仲魁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看向被自己故意撇在一旁的贾宝玉、贾兰道,“宝兄弟、兰哥儿来的正好。

        今日不读书,也不习武。

        你们赔我去看看民生,    也好让你们明白,祖宗创业之艰难。

        还有这天下虽然太平,甚至隐隐有盛世的迹象,但你等勋贵子弟想安稳的花前月下、舞文弄墨,也得心怀百姓才行。”

        贾兰听完,像个小大人一样拱手行礼道,“是,姑父。”

        贾宝玉张张嘴,但被几十人盯着,顿时心虚了起来。

        石仲魁嘴角一笑,就知道这家伙是个窝里横的玩意。

        带着贾宝玉和贾兰在京城内足足逛了一上午,甚至午饭都只是简单的吃了几口炊饼,两个12岁和7岁的孩子,早已经累的满脸都是疲惫。

        至于贾家的小厮们,此时已经累的连话都不想多说。

        下午上了能在通惠河上行船的船只,看到不远处有歇脚的轿夫,石仲魁立马给柳鱼儿暗示。

        柳鱼儿忽然撞了石仲魁、贾宝玉和贾兰一起坐的船只。

        一阵鸡飞狗跳后,别说贾宝玉了,就是同船的其他人,都没发现那块通灵宝玉被石仲魁借着扶贾宝玉的机会,偷偷顺走了。

        众人忙让船只靠岸,崔和忠等绣衣卫吓的直接跪下,找理由解释说,刚才那段河道里必然有淤泥,甚至沉船。

        这才导致石仲魁等人坐的船碰底,差点翻船。

        石仲魁装模作样的发了一顿火,然后明人去雇轿子,把脸色有些发白的贾宝玉请上一个轿子,自己也上轿后,直接明人回家。

        所以暂时没人发现通灵宝玉没见了的事。

        一路上,石仲魁没记着吸收通灵宝玉上的灵气,而是握着它仔细观摩。

        然后意念在空间农场里,选了一块质地绝对能以假乱真的玉石,用意念不停雕琢起来。

        唯一麻烦的是,即便雕的确实非常、非常像,可新雕刻出来的玉石,并没有多年被人把玩后的包浆。

        也就是油性。

        所谓盘玉,就是对玉石进行长时间把玩、抚摸,使石头更为油润、光亮。

        所以新玉、旧玉,但凡有点眼力的人都能看出来。

        好在石仲魁也没打算把假玉,直接还给贾宝玉。

        回到家后,石仲魁笑着对顺儿道,“带宝兄弟和兰哥儿去洗漱,晚间准备一桌好酒菜,免得他们回家后,说我这个做姐夫、姑父的没照顾好他们。”

        说完,也不等贾宝玉拒绝,就让人带着他和贾兰去洗漱。

        随后锦毛鼠带着那块玉石,就跑出之前出事的河道上。

        把玉石放在泥土里不断摩挲,等玉石更加细腻后才直接扔进了河里。

        但石仲魁没想到的是,自己随意收服的常白玉,居然一眼看出问题。

        询问了锦毛鼠一番,就笑着道,“这有何难?”

        说完就把那块假玉吞进肚子里,“小老鼠,回去告诉老爷,只要给小的一夜时间,明日这块玉上,必然会有旧玉特有的光亮。”

        锦毛鼠眼睛一亮,忙点头跑回去禀报。

        -------

        既然洗澡,挂着通灵宝玉的金项圈当然不可能一直挂在贾宝玉的脖子上。

        等石仲魁得知贾宝玉的宝玉丢了,不由装出急切的样子,仔细询问贾宝玉一番,猛的自责道。

        “定然是之前坐船时,掉进了河道里。”

        众人一听,也觉得应该是这样。

        贾宝玉的小厮吓的直接跪在石仲魁面前,“二姑爷,求您派人去寻找一番,否则小人等人必然会被打死。”

        石仲魁装模作样的皱眉看向贾宝玉和贾兰。

        贾宝玉倒是连说‘不止于此’,但贾兰却默默点了点头。

        石仲魁立马喊来顺儿和众多仆役,并且让候在前院的崔和忠派人去叫百户所的人一同去寻。

        可惜人再多,此时也别想找到。

        石仲魁大怒,直接拿着茶碗砸在崔和忠肩膀上。

        “找不到,本官有的是法子让你等充军流放,而且,本官只给你们一夜时间。”

        贾宝玉顿时被吓了一大跳,忙站出来说丢了就丢了。

        贾兰更是吓的脸都白了,看石仲魁的目光中,不仅带着敬畏,更带着深深的恐惧。

        但没一会,这小子大概是从小就没了父亲,居然又开始崇拜起石仲魁。

        崔和忠感激的看了看贾宝玉,可他心里也明白,要是真找不到的话。

        百户所的力士们可能不会有事,但自己这个百户绝对没好果子吃。

        毕竟今早出发前,自己就说过一切准备妥当的话。

        现在不仅丢了玉,更是差点就让石仲魁掉进河里。

        所以崔和忠和五个总旗,理所当然认为石仲魁这是心里早有火气,借着丢玉的事真正发作了起来。

        等崔和忠等人离开后,天色早已经暗淡了下来。

        贾宝玉反倒担心起贾母和王夫人会让人来接自己。

        石仲魁这才装作反应过来的表情,命人去荣国府通报一声,就说自己今夜要考较宝玉和贾兰学问,两人暂时在这边住一晚。

        贾宝玉的小厮此时也不敢回去,但为了拖延时间,最后还是那个叫焙茗的小厮,回去禀报一声来证明贾宝玉和贾兰没事。

        石仲魁见贾宝玉和贾兰都有些衣衫不整,忙让人带他们继续洗漱,换干净、清爽的衣服。

        自己则借机回到书房里。

        石仲魁手一挥,不仅锦毛鼠离开里书房,就连刚交班的夜游神也很有眼力的离开。

        激活里书房四周墙上和窗户上的符咒。

        里面发生了什么,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拿起书桌上的通灵宝玉,一股灵气瞬间通过手臂,传入灵魂里的农场空间里。

        石仲魁没任何犹豫,意念一动种下那颗完好的朱果。

        只十几秒,第二块空间农田里,就长出了一只细芽。

        朱果一种下,果然如石仲魁预料的一样,空间里大量灵气被朱果的灵根吸入农田里。

        好在有通灵宝玉的灵气不管供给,不仅朱果根在生根发芽,第二块农田也在升级。

        而且就和当初第一次吸收通灵宝玉的灵气一样,这块已经有了灵智的补天石,再次向发出威胁的意思。

        石仲魁嘿嘿一笑,放慢吸收灵气的速度说道,“你既然是因为动了凡心,这才想到人间走一遭,那不如跟着我,总比跟着贾宝玉天天儿女情长要更精彩。

        而且我保证不会坏了你的灵智,如何?”

        通灵宝玉沉默片刻,这才用意识交流起来。

        石仲魁很快明白,这家伙已经跟着贾宝玉足足12年了,虽然不是真被贾宝玉含在嘴里降世。

        却也和贾宝玉有了牵连,想离开贾宝玉最好让他自己放弃。

        而这对石仲魁来说并不难,因为贾宝玉对这块玉并不在意,甚至接二连三往地上砸。

        随后通灵宝玉又说,他见惯了人世间的繁华,却没看够儿女情长,让他此时半途而废不仅舍不得,说不定会在他心里留下遗憾。

        修行之人一旦念头不通达,时间久了,说不定就会形成心魔。

        石仲魁想了想,再次提条件道,“我若是能助你摆脱实体的束缚,以灵体之身,逍遥于天地间,你把这块通灵玉送我,可行?”

        这话石仲魁耍了个小聪明,没说补天石,就是想着万一通灵宝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出身,他对补天石的实体就不会那么在意。

        本以为这通灵宝玉即便不一口回绝,至少也会犹豫,却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直接答应了下来。

        原因则是带他下山的癞头和尚和跛足道人动机并不单纯。

        普通人不是修真者,并不懂其实越是修仙的人,心里就越贪。

        修道本来就是逆天之举,这些人不贪人世间荣华富贵,却贪长生、脱离六道轮回。

        一旦成仙做祖后,又贪恋道统、贪恋法宝。

        而且修炼、修炼,靠的还是不断吸收更多的天气灵气进入自己体内。

        所以凡是修行者,对天地的危害比起普通人来说大无数倍。

        石仲魁对通灵宝玉说那和尚、道士贪图他的本体,一点都不怀疑。

        通灵宝玉解释完,就提出条件说,必须给他一份完整的修行功法。

        而且至少是修炼到深处后,在这个世界上,没人能打杀他的那种功法。

        这对石仲魁来说简直不要太容易。

        仅仅是从御马监贺印哪里得来的剑典就能修炼到元婴期。

        而元婴期在这个世界,绝对是最顶级的大佬。

        甚至就连日夜游神都不知道这世界上,有没有元婴期的大能。

        石仲魁装作犹豫的样子好一会,才把剑典的事简单说了说。

        一听这功法能修炼到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程度,通灵宝玉生怕他反悔的一口答应了下来。

        石仲魁心里大笑,嘴上却问道,“你今后打算如何做?”

        通灵宝玉一路被石仲魁握着,当然知道他想以假乱真的计划。

        想了想说道,“此时离开贾家虽然没多大问题,可一旦我走了,当初带我下山的癞头和尚和坡足道人必然会寻我。

        到时候我修为不到,说不定就会被那两人降伏,成为那二人门下的奴仆。

        而且一旦我长时间离贾宝玉太远,他必然会浑浑噩噩起来,到时候也难免被那和尚道士怀疑。

        不如等你修为和他二人一样,甚至超过他们时,我们的交易才开始。

        这之前,我躲在贾家,避免被那和尚和道士怀疑。

        而且每年我都会努力吸收天地灵气,算是对你的补充。

        争取从之前一年才能补充好失去的灵气,变成半年一次,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