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诡三国在线阅读 - 第2555章投石问路腥风起

第2555章投石问路腥风起

        重金酬谢了前来报信的游侠儿,并且让司马朗亲自去送出去之后,司马防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过了片刻之后,司马朗转了回来,坐到了一旁,『父亲大人……此事,怕是非同小可……』

        司马防眼皮半闭半睁,『且说说看。』

        司马朗沉声说道:『若是征调,遣三五兵卒,投递行文也就是了……这么多兵卒前来……绝非善事!』

        『哼!欺某体衰乎?』司马防冷笑着,然后咬着牙,蹦出来这几个字。

        司马防这两年来体弱多病,并不是一件绝密的事情,周边的士族豪强知晓,在河内的乐进等人同样也清楚。

        河内士族,司马为首。

        乐进没有什么耐心来慢慢勾兑,那么想要快速的取得效果,打压河内士族,如同曹丞相一样让颍川本土的士族低头服从,一种模式是杀鸡儆猴,另外一种模式自然就是擒贼先擒王!

        杀鸡儆猴,往往都是因为猴子不好抓,鸡更好欺负,而现在……

        司马氏,就是这个『王』!

        换成后世的话来说,就是『趁他病要他命』,既然司马防生病了,就趁着软乎上来捏一捏!

        是不是很正常的逻辑?

        『父亲大人,难不成就不怕我们……』司马朗皱着眉,『拼得一个以死相拼?』

        司马防咧开了嘴,露出了些黄黑色的残牙,『呵呵……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希望我们真的就此以死相拼?』

        『这……』司马朗终于是有些惶恐起来,『不至于如此罢?』

        司马防抬起有些昏黄的眼眸,看向了远方,『老夫这病,还真不是时候啊……』

        当然,有可能是乐进觉得,司马防这样一个快要病死的糟老头子,吓唬一下,未必真的要动手,只可以让司马家族低头撅起屁股来挨板子,然后再去喝令河内的其他家族也撅起屁股来,不就是简单了么?

        毕竟只有在后世三国演义的教导之下,很多人才知道司马家族的厉害,而当下大汉,从全大汉的角落来说,司马氏还排不上多少名号,只是在河内郡有名而已。

        和谈,或是三七分账什么的,必须要双方都觉得可以合作,大体地位平等的情况下……

        像现在,司马看不起乐进,乐进也不觉得司马有什么了不起,又怎么可能坐在一起分账?

        当下温县司马氏这一支,出自司马钧。司马钧再往上,就和刘备有些相似了,某某王的几世孙,说一说得了,要像刘备那样天天挂在嘴边的,还真不好意思……

        而司马钧这个征西将军,还是个自杀身亡的征西将军。

        司马钧自杀,表面上看起来是牵扯到了一些失败的军事行动,畏罪自杀,但是实际上么,恐怕未必简单,相信更多的是政治上的问题。

        司马钧之后,司马量,司马儁都没有什么好说的,一般中上的人物,就连后世司马做皇帝之后,都找不到什么特别的事迹来讴歌他们,只能表示他们『博学好古,倜傥大度。身高八尺三寸,腰带十围,仪态魁岸,与众不同……』

        好吧,长得又高又壮,在汉代确实也是一种本事。

        如今司马防又有什么本事呢?做过什么大事情么?

        生了八个儿子算不算?

        或许罢。

        以至于后世史官琢磨了半天,实在是找不出司马防的什么光辉事迹,最后只能是表示司马防牢骚话倒是挺多,其于平日之内,『雅好汉书名臣列传,所讽诵者数十万言』。数十万字,看起来多,但是甚至比不上马猴的零头,所以乐进确实有可能基于以上的因素,甚至都不觉得需要他自己前来温县,派个军司马就顶天了,反正不就是对付一个穷酸糟老头子么?

        吓唬,司马防不怕。

        可是万一,这一次乐进的兵马,不是单纯的吓唬呢?

        司马氏的狠和忍,是有传统的,是在骨子里面的。

        卧榻之上,已经是有些消瘦的司马防,将闭着的眼睛睁开,耷拉着的三角眼里面透出一些狠辣的神色。

        这是欺负老头子不顶事,不中用啊……

        『看来,不能忍了。』司马防缓缓的说道,『这一次,就算是忍了,多半也是会伤筋动骨……莫要忘了,这乐进乐文谦,当年可是在骠骑手下吃过大亏……』

        司马朗的神色凝重,『父亲大人之意是……』

        司马防抬起一些眼皮,『恐怕是冲着你来的!』

        司马朗吸了一口气,眉头紧锁,『若是如此,真可谓无恙之灾!』

        司马朗虽然没有司马懿那么聪明鬼谋,但也不算差,稍微思索了一下,便是明白了其父亲司马防的意思。

        这还真的有可能是冲着他来的!

        说不得还是乐进学习了老曹同学而拓展出来的『妙招』!

        老曹同学不是『挟天子以令诸侯』么?

        不是搞了一次颍川红白旗么?

        那么乐进同学搞一个『挟嗣子以令士族』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强迫河内士族站队又有什么问题?

        兵临城下之后,随便找一个什么借口,比如太行山出现了贼匪什么的,要求司马朗配合行事,或是直接下令征调司马朗入军中参赞,反正理由多得是。

        若是司马朗拒绝,表示司马防身体什么的,乐进也是一样可以找到借口,比如说只是暂时借调,亦或是让司马朗证明他父亲是他父亲……呃,是证明司马家和那些贼匪无关等等,反正鸡蛋里面挑骨头么,作为公门之人,这能力要是都没有,那还混个屁?

        没看道路上的那些哨卡什么的,拦下车队商队的,即便是手续再齐全,都能找出若干问题来么?

        只要驾驶证……呸,司马朗被捏在手中之后,那么其他的问题还能是问题么?

        所以司马防或许没事,但是司马朗就算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了。

        到时候捏着司马朗再回头来要挟司马氏,司马氏是忍还是不忍?

        『孩儿……』司马朗一时不知道应该说一些什么,『孩儿……』

        『你也不必如此……』司马防微微摇头,喟叹道,『不,这是必然……我们即便是今日未恶于乐文谦,明日亦会恶于曹孟德!早晚而已,早晚啊……你想想,那战马……』

        『战马?』司马朗抬头看着司马防,『父亲大人,这怎么可能?我们做得很小心……』

        『再小心,也有暴露的时候……』司马防叹息道,『再说了,光我们小心,又有什么用?这河内,说不得还有人巴巴的望着我们倒台,然后他们可以接手这个生意!』

        『……』司马朗沉默了下来。

        确实如此。

        战马是一个大生意。

        作为骠骑之下的高级官吏,司马懿可以从正当渠道获取一些战马的销售配额,而这些销售配额到了司马氏商队的手中的时候,又怎么可能跟着曹操定下的价格去走?

        官方价格是官方价格。

        市场上一看,战马的价格都非常符合标准,一点都不夸张。合理的运费,合理的利润空间,合理的标牌价格。

        可就是没货……

        马厩之内空荡荡的。

        但若是加个几倍的价格,就又有货了!

        要是再价高一些,还有更好的战马!

        河内的『半走私』战马的渠道,便是全数捏在司马家手中。

        之所以称之为『半走私』,或是叫做『居奇』,是因为从骠骑那边是合法销售出来的,但是到了曹操这里,战马就进入了黑市,不出现在市场上了。

        举个例子来说,就像是后世某个阶段的手机,显卡之类的,从厂商那边出来的时候肯定都是正规的,然后半道上就没货了,到了消费者的末端,想要平价的就根本没有,网站上挂着的价格根本买不到……

        司马防冷笑道:『老夫只是腿脚不便而已,还不是躺在床上灯干油枯等死呢!这就已经是打上门来了,要是真等到老夫伸脖子蹬腿的那一天,还不指定被怎么欺凌呢!』

        『父亲大人……』司马朗说道,『我们要如何应对?』

        司马防沉吟了一会儿,『去,唤马大郎前来。我们必须要知道,到底来了多少人……若是人少,则还有些回旋余地,若是来的人多……』

        司马朗吸了口气,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出去了。

        不多时,司马朗就带着马充而来。

        司马防笑呵呵的招呼马充就坐,然后问道:『马大郎,你来司马家……有十年了罢?』

        『回太公的话,再有两个多月便是十年了……』马充恭敬的回答道。

        司马防点了点头,感慨的说道:『十年了啊……』

        司马防仰起头,不知道是在感怀过去的年轻岁月,亦或是在伤感岁月的流逝。

        马充看了一眼司马防,心中多少有些忐忑。

        片刻之后,司马防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说道:『实不相瞒,傍晚那轻侠少年前来,就是来报司马氏的一场祸事!』

        马充不由得瞪大了眼,『什么祸事?』

        司马防强撑起身,然后朝着马充下拜,『马大郎,老夫有个不情之请……』

        ……╰(‵□′)╯……

        从远处看向陈家坪的营地,就像是一只巨大的怪兽,蹲在暗影之中。

        天色早已入夜,头顶明月高悬。

        不管怎么说,陈家坪的营地还是有些样子的,挖土成濠,树木为栅,岗哨高立。

        马充伏在岩石后面,目光闪烁。

        一路急赶,终于是来到了陈家坪此处。

        他也害怕。

        可是害怕或是退缩,并不能解决问题。

        当年马充的父亲,豁出性命,给马充和他兄弟在司马家争出了一席之地,而现在,则是轮到马充他自己豁出去了,给他兄弟,还有他的孩子,再去扩展出更为广阔的空间!

        更何况,司马老太公说得也有几分的道理。一来马充身为猎户,经常在外行猎,所以出现在此地不容易引起怀疑,另外一方面司马氏儿郎之中,陈家坪里面很多人都认识,万一要是被认出来,性命倒是次要,就怕耽误了大事。

        毕竟……

        马充的妻儿,也还在司马坞堡之内。

        『马大郎,我们……』在马充旁边的另外两名猎户看着陈家坪的营地,声音之中不免也带上了一些颤抖,『我们……真的就这样过去?』

        马充吸了一口气,看向了身边哆嗦的另两名猎户,『不……我去就行了……』

        『马大郎!』

        『这,这怎么行?!』

        虽然两名猎户嘴上说这不行,但是明显看起来就不像是方才那么哆嗦了。『要不,我们就都在这里看看就好了……』

        他们所处位置,距离陈家坪不过二三里。

        从岩石后面绕出来,然后就是一马平川,只要是陈家坪里面的哨兵稍微注意一点,就能看见其踪迹。

        马充摇头说道:『不妥。老太公要的是兵卒数目,光在这里看,能看出什么来?』

        马充看着陈家坪的营地,『必须过去,才能知晓究竟有多少人马!再说了,不混进去,又怎么能在营地之内放得火来?』

        两名猎户相互看了看,默然不言。

        没错,若是就此赶回去胡乱说一些什么,也可以交差,甚至也有可能不会露出什么破绽,比如稍微夸大一些,亦或是就说自己没看清楚什么的,亦或是干脆说陈家坪的防守严密,混不进去什么的,难不成老太公还能亲自前来到这里亲眼查看不成?

        可是,事情不是这么做的……

        马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东西给我!』

        『马大郎……』

        马充神情坚决,『把东西给我!』

        马充看出两个猎户其实没有胆量靠过去,那么与其冒着暴露的风险带上这两个家伙,还不如自己搏一把!至少不用担心这两个人什么时候露出破绽,拖了自己的后腿!

        两个猎户相互看了看,然后从怀里摸出了引火的小竹管,递给了马充,『马大郎……你真的是……要过去么?』

        『别废话了,』马充将引火的小竹管子藏好,『若是被射杀在外,你们就立刻跑回去!司马太公不会怪罪你们的……若是我能混进去,你们就再等等……嗯,等一个时辰,若是一个时辰之后,我还没能点起火来……你们也回去……』

        马充伸手,将两三只的野鸡和野兔抓在手中,『记住了没?』马充沉声说着,已然打定了主意,神情之中多少带出了一些决然之气。

        两名猎户看着马充的脸,默默的点了点头。

        月色之下,却看到马充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白牙,『回去记得和老太公说一句,我马充,未负他十年庇护之恩!』

        马充伸出一只手,拍了拍两个猎户,然后从岩石后面站起,大踏步向前。

        『马大郎……』

        『真是豪气啊……』

        两个猎户扒在岩石之上,看着马充的身影向陈家坪而去,不由得齐齐感慨着。

        过了片刻,两个猎户相互看了一眼,『你……』

        『我……』

        『我说……』

        『你说……』

        『嗨!你先说!』

        『不,还是你先说吧……』

        两人一阵沉默。

        因为两个人都从对方眼眸里面读出了胆怯和退缩,可是又碍于脸皮,不敢开口。

        『唉……』其中一人叹息了一声,然后转头去看马充的身影,『算了,这英雄豪杰,也不是人人都可做得……』

        『今后谁要再说马大郎一句孬话,我就跟他急!』另外一人拍了一下身前的岩石,就像是拍打着敌人一样,『啊,马大郎被发现了!』

        在陈家坪之下,走到了一半的马充被在坪地上面的兵营哨兵发现了,然后便是喝令其止步接受盘查……

        营盘之内顿时有些兵卒往来奔走,火光乱晃。

        马大郎高高举起了手中的猎物,似乎朝着陈家坪里面喊了一些什么。

        过了片刻之后,从营地里面出来了几个人,将马充围了起来,似乎在盘问着什么,然后便是押着马充往营地里面而去。

        『坏了……』

        『该不会被发现了……』

        两个猎户不由自主又开始在岩石后面哆嗦了起来。

        『怎么办?』

        『我们现在回去么?』

        『……』两个猎户哆嗦了一阵,然后发现营地之内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动静,紧张的情绪才渐渐放松了一些,正待商量一下究竟要如何,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些细碎的声音,吓得他们立刻转头回望,『谁?是谁在那边?』

        不远处晃出一个身影,双手空空的晃动了一下,『是我。马大郎进去了么?你们俩怎么在这里?』

        『……』两个猎户辨认了一下,稍微缓了一口气,『哦,是六郎君啊,你怎么来了?马大郎才被人捉进了军营……』

        司马进带着两名随从走了上来,然后朝着陈家坪之处张望,语气平缓的说道,『马大郎可是有什么交代?』

        两名猎户对望一眼,然后就将马充所说的重复了一遍。

        『嗯,』司马进点了点头,『马大郎……还真是不错……』

        司马进看着远处陈家坪上的兵营,似乎是在清点着数目,旋即吸了一口凉气,脸色阴沉下来,『好了,走吧……』

        两名猎户有些不明白,『啊?现在回去么?不等了?』

        『你俩要等啊,也行啊……』司马进转过头,却换上了些笑容,『亦或是,跟我一起回去?』

        两名猎户相互看了看,然后略有些尴尬的陪着笑,『这个……我们自然是跟着六郎一起……』

        『那好,走吧!』司马进伸手示意,表示让两名猎户先行。

        两名猎户不明就里,似乎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又说不出来究竟是哪里出问题了,相互看了一下,多少有些懵懂的点头,便是往回走。

        才走出没几步,就在阴影之中忽有两人扑将出来,一人按住一名猎户,一手捂其口鼻,另外一手便是一刀扎了进去!

        『临阵退缩啊……』司马进背着手,看都不看在地上垂死挣扎的两名猎户,『司马家待你二人不薄啊,同样是猎户,马大郎做得就好,然后他冒了风险……若是马大郎死了,你们却活了下来,我该有何面目去见马大郎的家眷?又该怎么给其他人说?哦,临阵退缩的就能活,勇于担任的反倒是死了?』

        司马进继续向前,『将尸首丢到山沟里去!再打扫一下,别留下什么痕迹……』